News
方正和生谈跨境投资:精英团队+精明投资破除“人傻钱多”成见 2016/10/28

“当前中国人进行海外投资很多不受到企业的尊重,未来中国有尊严的海外投资,还需几代人的努力。”

跨境投资那些事儿:拒绝潜规则  

跨境投资,在很多人看起来刺激而有趣,然而对于从业者来讲,没有鲜花与掌声,更多的是默默无闻的付出,这才是真实的生活。

“我曾见过国内一位企业大佬,在国外被人以经费运作方式被骗数十万美金,还有一些在国外负责投资及项目的人,因为国际形势等原因,不断的在项目之间切换,这个项目还没有完工,只能搁置去其他项目。”张超回忆说。

在潜规则面前,很多人迷失。

面对中国一些公司在国外投资的不规则行为,比如签订了投资合同却不能坚守契约精神,违约缴款,张超默默记在心里,总结出了自己和方正和生做跨境投资的规则和策略。

按照商业规则行事,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低调内敛,是方正和生进行海外投资的基本原则。

而对于跨境投资的方向和策略,方正和生总裁夏杨军曾表示,“美国、以色列地区的高科技技术企业,欧洲地区的历史品牌,日韩、台湾地区的创新产品等都是方正和生跨境投资的理想标的。当然,方正和生也不会放弃境外资产的跨境套利机会。”

基于此原则,方正和生才得以顺利入股美国硅谷炙手可热的创业公司NextVR——目前,经过 B 轮融资后,NextVR 的估值已接近10亿美元,有望成为 VR直播领域的首个“独角兽”。

在内容领域,NextVR今年已经完成了从科比谢幕到NBA 新季赛揭幕战、巴西奥运会、再到民主党电视辩论的直播。

在股东队伍当中,A轮投资机构Formation 集团、时代华纳投资部门、康卡斯特风险投资部门、斯蒂芬•罗斯的 RSE Ventures 公司、曼德勒娱乐公司首席执行官彼得•古柏、麦迪逊广场花园公司和迪克•克拉克全部参与B轮投资。当然,在方正和生投资NextVR的同时,许多中国的投资人甚至硅谷的投资机构也都对其抛出了橄榄枝,但为何是方正和生最终脱颖而出?

整个投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各种中国人常见的路数张超都经历到了,但是最后,方正和生按规则行事、信守承诺、专业投资的形象打动了创始人。

“投资之前,我们几乎把整个VR产业看了一遍,这就是方正和生的一贯风格,在对整个行业了解及研究之后才做出判断,因此,对于项目优缺点的分析让企业心服口服,此外,我们严格按照国外规则行事,这让企业也更放心与我们合作。”张超表示。

最终,方正和生与中信国安投资、网易、华人文化和微鲸VR一起入股NexrVR。

“跨境投资最主要的就是入乡随俗,了解这些国家的文化,同时在遇到问题之后,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一旦有了第一次之后,对方就会更尊重你,当然你的合法权益也会受到保护。”看起来轻描淡写,然而,这是张超实战之后的心里话,“海外并购只是第一步,并购后的公司整合更为重要,涉及团队、信息系统、

公司治理、市场协同等等,‘买买买’往往很容易,真正实现投资时所论证的投资价值还需要中资机构做好内外兼修,从战略、策略、治理等方面顺应国际化,并按照国际规则执行。”

见识了各种海外投资会遇到的状况之后,张超未来将把精力投入在方正和生与台湾中盛集团拟设立的大中华跨境投资基金上——为了国家而崛起的理想及那份激情,这让这群玩跨境投资的人,包括张超及方正和生,还在坚持着,努力着。

项目决策:方正和生如何做到游刃有余?

跨境投资,在陌生的国度上面对陌生的人进行风险投资,文化、语言、政策制度、法律环境完全不同,辛苦不说,风险及难度也同时加倍。

然而,作为方正集团的一份子,方正证券的直投子公司,方正和生却低调而灵活,将国内外的投资都处理的游刃有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方正和生对当前投资环境的判断以及一系列的风险控制流程及投资决策机制。

“所谓的资本寒冬,并不是市场上投资机构钱少,而是在经历一波波资本狂潮后,多数机构的投资业绩并不理想,被投资项目的后续发展与投前判断差距较大,加之国家传统产业处于转型升级的过渡期,新兴产业发展多数处于市场导入期,且一级市场估值仍处于高位,造成多数投资机构被动休假等待市场时机,而这其中的原因之一是部分投资机构缺乏独立思考及中长期判断能力,尤其涉及早期投资,因此已经明确的市场热点,盲目跟风是市场下策,怎样能够先于市场做出判断并能引领市场热点,并具备综合投后管理能力满足被投企业在资本与产业方面的需求,至关重要。”张超解释,方正和生并不是逆势而为,而不过是根据自己对市场和产业的理解和判断坚定的进行投资布局。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投资机构关于投资的升级,其实也在同样进行,以前项目多,钱少的局面已经成为过去,趋势和项目需要投资机构判断和挖掘,同时投资机构还要提供足够的投后服务。正是在一系列的内功基础之上,面对跨境投资才脱颖而出,项目决策一直从容。

“方正和生在判断具体投资项目之前,一般先要明确公司投资策略,然后再建立有效的执行团队,要想海外投资成功,团队专业能力建设是保障。”张超总结说。

第一:投资策略先行。

方正和生充分利用“外脑”和内部资源,根据公司愿景和战略,制定了清晰的海外投资策略,结合海外细分行业发展趋势分析梳理海外细分领域的投资机会,利用在海外建立起的“朋友圈”获取潜在优质项目。同时,方正和生建立了海外投资专业化制度,包括清晰定义海外投资团队职责、投资流程、投后评价和考核方式,投资分析中运用专业化的工具和手段进行行业分析、项目筛选和标的分析,以及就标的公司未来发展战略与相关利益方进行及时沟通与信息更新。

第二:团队有效执行。

所谓投资风险,首先是要识别和判断投资风险,而这需要专业化且富有经验及执行能力的投资团队,鉴于此方正和生组建了一直具备国际化视野及工作背景的投资团队,我们的用人要求在硬件上要求具备国际排名前20名的教育背景和国际知名投资机构的工作经历,软件上要求曾全程参与完成若干跨境投资项目,认同方正和生整体的投资和团队文化,跨境投资团队的组建凝结了方正和生管理层诸多心血;投资本身是智力密集型行业,只有过硬的团队,才能真正通过投资过程中商业、法律、财务等尽职调查识别风险,并通过相关交易方案或法律手段进行规避和防范,最后再通过项目谈判和执行达成落实。

第三:团队能力建设。

团队能力建设包括海外社交能力、细分行业专业性、以及投资管理能力。

一般来说,海外社交能力主要建立海外“朋友圈”,方正和生已经投资了若干海外项目,这些被投项目高管团队都与方正和生建立了深度的友谊,且这些公司都是细分行业领头羊,如果一旦发现细分行业内好项目,大家就会迅速内部交流;其他标的公司也会因为方正和生的专业判断和历史投资业绩,更加愿意接受沟通。

其次,建立细分行业的专业性。这是一个硬功夫,需要用心积累和深入实践。同时,通过对否决项目的定期复盘,及时总结和分析,从而提高对行业的理解和判断。

最后,投资管理能力也是关键,投资只是完成了约20%-30%的工作,投后管理至关重要。首先,会根据企业的需求对接在中国的市场资源和社会关系;其次,一直在补充具备有全球视野的人力资源,并通过团队内部培训来提高投后管理水平,尤其涉及跨文化管理的投后能力。总之,海外投资当中人才是基础。由此,我们可以简单理解方正和生的投资策略为行业研究及人脉接触先行——在行业研究方面,方正和生用严谨务实而系统的研究将摸清了行业脉络,同时根据研究结果再组织自己的人脉网络。

因此,即便海外投资风起云涌,国内投资普遍惨淡,方正和生依旧游刃有余。

趋势判断定成败

在资产配置的大时代下,借力专业投资机构,同时秉承北大“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的精神,方正和生在北大集团的后盾下成功实行了资本的大爆发——其主动管理资产规模由成立时的17亿元增长到现在的50亿元,几年时间,翻了几番。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东兴证券成功上市,这项投资一下子让方正和生在投资圈声名鹊起,庞大的退出收益几乎等于再造了一个方正和生。

我们回顾一下它的成立背景。

方正和生成立于2012年,这一年,62家券商直投彼此在激烈竞争。然而方正和生没有走其他券商直投的老路,在上市前投资当中突击一把,稳赚不赔,反而是选择了踏实投资,走专业化路线。

换句话说,战略决定成败,正是惊人的趋势判断成就了方正和生。

趋势一:“科技文化类”的投资将超越“资源类”的投资

中国企业从投资矿产资源、房地产、红酒庄园到投资具备核心竞争能力科技类企业以及文化类企业,逐步走向“能带走”的投资,相比传统海外投资而言科技文化类项目回报率高,风险大且协同效应强。

趋势二:中国企业将注重品牌、技术、资源、渠道协同效应,大健康、大消费、大教育成为投资新热点。从资本角度而言,品牌是目前很多企业选择跨境投资并购的重要标准。

技术方面以生命科学、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半导体、新材料的投资见长,中国企业开始瞄准全球产业链价值高端,将海外的技术、知识产权引入中国,同时对被投资企业与中国境内市场的协同以及在中国的生产研发和团队培养提出了明确的目标,并不是简单的投资,而是通过资本真正发展中国的产业能力。

随着越多越多的企业走出去,在更多人的努力下,相信中国“人傻钱多”的局面终将成为过去,而作为跨国投资的一员,方正和生也将于实际行动树立中国企业的形象。